狐狸与刺猬我写我心

古希腊诗人阿奇洛克思 (Archiloehus) 存世的断简残篇里有一句格言:「狐狸知道许多事,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

狐狸埋伏在灌木丛中,不动声色地等待,刺猬路过,狐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出来,心想:「我抓住你了」,刺猬赶忙缩成一团,竖起浑身的尖刺。狐狸每天变换着策略去抓刺猬,刺猬只要一个策略-缩成一团,就能阻挡狐狸所有的进攻。

刺猬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典范。狐狸虽然束手无策,但它始终占据主导,积极进取,对未来总是充满憧憬。狐狸与刺猬代表两种不同的处事态度和生存哲学,人们解读的方式不同,赋予它们的涵义不同,根据自己的理解也就形成不同的偏好。以赛亚· 伯林在他的论文《刺猬与狐狸》中把人分成两种基本类型:一类是为各种新鲜事物着迷的人;一类是喜欢把所有事物整合进一个无所不包的中心系统的人。

伯林说狐狸的思维是「凌乱或扩散的,在多层次上发展」,可惜从来没有使它们的思想集中成为一个总体理论或统一观点;刺猬则把复杂的世界简化成单个有组织性的观点,一条基本原则或是一个基本理念,发挥统帅和指导作用。另一方面,不管世界多复杂,刺猬都会把所有挑战和进退维谷的局面压缩成简单的「刺猬理念」。狐狸与刺猬各有千秋。

刺猬:领域的巨人,通识的矮子

有人认为刺猬是赢家。就像某个领域的专家,他在那个领域中无所不知,很少有困难能真正难倒他。那是长年累月的积累,是持续在一个方向上的精进,因此他们往往爆发力强劲,功勋卓著。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马文·布莱斯勒曾说过:「你知道是什么把那些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和其他那些和他们同样聪明的人区分开来的吗?是刺猬。」吉姆·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中追述道:「弗洛伊德之于潜意识,达尔文之于自然选择,马克思之于阶级斗争,爱因斯坦之于相对论,亚当斯密之于劳动分工- 他们都是刺猬,把复杂的世界简化了。」他还因此提出「刺猬三环理论」,认为「刺猬理念」是卓越公司的成功基因之一。

刺猬的不足,在于关注领域可能太过单一,在更广阔浩瀚的场景里,有可能「过分简化」本质上就很复杂的事物,造成「归因谬误」。他们手中拿着锤子,眼中到处都是钉子。他们是自己领域的主宰者,换一个领域他们就像无知的婴孩。这也是为什么,你会见到那些科学天才在遇到人文场景时束手无策;而人文大师们可能连普通的科学常识都不具备;在现实社会中前两者又可能缺乏基本的经济生活或者为人处世的「普世智慧」,而这,是社会活动家、领导者和政治家们的专长。

刺猬们在今天「自由插拔」的互联网时代,凭借「长板」与他人协作,便可以拥有足够的生存空间。但逐浪而行,如果不会游泳,风险也会剧增。信息爆炸的时代,知识的总量和数量远超我们的能力范围,想做到「专精」本身就越来越难,这也造成高校的分科越来越细化。而以细到一根针的「专精」去应对越来越充满变数的世界,终究会显得捉襟见肘。「一招鲜,吃遍天」在非充分竞争的市场能通行,眼下红海滔天,就算是「定海神针」,在汹涌的浪潮下也很难做到巍然不动。

狐狸:足智多谋的浅薄者

狐狸是灵活多变的,他们面临突如其来的挑战能快速找到各种应对方案,他们往往是很好的适应者,有时甚至对未来都有很好的预见性。

耶鲁大学校长Peter Salovey 提倡「狐狸思维」,2017年的迎新演讲他呼吁新生们多像狐狸一样思考。美国畅销书作家威廉·庞德斯通在《知识大迁移》中直接宣称:「狐狸」式的广博胜过「刺猬式」的专精。

沃顿商学院的心理学家菲利普·泰特洛克 (Philip Tetlock) 研究狐狸和刺猬的能力,以预测未来。他的研究重点是政治判断,比如,美国对朝鲜的强硬外交政策是否会削弱金正恩对这个国家的铁腕控制;阿萨德总统是否会失去叙利亚政权等。最终发现记者或者《纽约时报》的读者往往比训练有素的专家预测得更准确。

狐狸们通常心态更开放。他们看上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通,无所不晓。他们不拘泥于框架,对各种思想兼容并包。他们的局限可能是不加辨识地接受信息,获得的只是感性认知,未经审视、琢磨的二手知识。他们有自己的理论体系,能自圆其说,但大多缺乏严谨的逻辑,科学实证,或者专业批判。

狐狸与刺猬的合体:T型认知

一个人同时保有两种矛盾的观念,还能正常行事,这是第一等智慧的表现。- 菲茨杰拉德

实际上狐狸与刺猬既相互对立,又相互补充 (实际上伯林也意识到,这种二分法过于简单了),他们有融通的空间。我们可以学学苏东坡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广博与专精只是一体两面,是迈往智慧殿堂的两条腿。人们既应该跨学科整合知识,又应该在有限的学科深耕,建构「T型」知识架构。

先通识,再专业,避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学科之间本没有界限,只是人为划分出界限,反而禁锢了人们的思维,本来可以有多重视角,多维度更全面地看待世界,传统教育却让人最终只习得了盲人摸象,管中规豹。

通识过后,必须经过刻意练习达到专业化。否则,处处挖坑,又浅尝辄止,永远也无法品尝深埋地底的甘泉。

新的视角:知识管理的「高尔夫球」和「石子」

有个关于时间管理的段子大家耳熟能详。

一位教授走进教室,他掏出一个玻璃罐子,然后拿出一堆高尔夫球放进去,问大家:「这个罐子满了吗?」学生们回答:「满了。」教授又掏出一杯小石子倒进去,填满了罐子,问道:「这回满了吗?」学生们回答:「满了。」教授拿出一杯沙子,倒进罐子里,这回小石子之间也被填充得看上去毫无缝隙,教授接着问:「这回满了吗?」学生有点无奈地说:「这回肯定满了。」教授微微一笑,又拿出一瓶啤酒,还是能倒进去不少。

事务层出不穷,有轻重缓急,精力和时间有限,我们应该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最重要的事情上。如果花大部分时间处理无足轻重的琐事,那么就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对你一生最重要的那些大事。

同理,在知识管理方面,我们也应该用大块的、整段的时间去关注与一生志业相关的少数几个领域,在这些领域里追求极致,体验巅峰;利用碎片时间去关注周边信息,了解世界的细微变化。

毋庸细究,细碎的信息时刻充斥着我们生活的空间,我们所接受的日常信息大多是「沙子」和「啤酒」。那么,应该怎样着手去寻找自己的「高尔夫球」和玲珑剔透的「鹅卵石」呢?

阳志平老师融合前人的智慧,创造了一些强大的模因引导思考,并且也在孜孜不倦地传播传递着高阶知识和品位。他本人也是狐狸与刺猬完美的结合。「五大元学科」和「高阶模型」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删繁就简,撇去噪音,获取高保真、高保鲜的知识,构建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知识体系。

五大元学科:知识「高尔夫球」

大脑是个吝啬鬼,它最舒适的记忆广度在4左右;最舒适的搜索深度在5左右。所以阳老师总结出4*5原理。按照他的构想,每个时代,20%的学科会诞生80%的知识体系;而这20%的学科中,又有几个学科格外重要,被称为:「元学科」,因为它是学科的学科,知识的知识,方法的方法,技能的技能。最终,阳老师选出当下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五大元学科:认知-神经-心理科学、网络科学、计算机科学、数学和诗学。

五大元学科的选择基于三个原则:

  1. 这些许可有一个足够简单的规则,能够描述事物的次序与组成;
  2. 这个足够简单的规则,能以小容大,兼容无穷大的差异化;
  3. 它们能投射尽可能多的世界。网络科学的三个高阶模型:小世界网络、随机网络、无标度网络大大拓展了人类的认知边界;认知-神经-心理科学让人类普遍意识到,人类不过是有限理性的动物;计算机科学可以帮助人掌握教育-技术-设计的力量;诗歌的可供性和保存度极强,可用简洁的形式,表达无穷的复杂和不确定性;数学是人类心智皇冠,能提供思维最高抽象级别的鲜活证据。

当然阳老师是智者,又是强悍的行动者,他完美地做到了知行合一,在「现实世界」功成名就,又能洞察探究「真实世界」,自然能够高屋建瓴,一览群山,成功打穿这么多元学科的学科壁垒,自由转换、轻松跃迁。对于普通学习者,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适合自己从事领域的学科,或者撷取其中2~3个学科作为一生的「高尔夫球」,搭建自己的体系框架,刻意练习,精益求精。

高阶模型:知识「鹅卵石」

知海无涯,认知有限,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但不要迷失在「星辰大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关键是怎么让这「一瓢」包含最最浓缩的精华。阳老师给出的答案是:高阶模型。

芒格提倡学习所有学科中真正重要的理论,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普世智慧」,然后用它去解决商业社会和投资领域的各种问题。这个「普世智慧」就是他多次提出的「多元思维模型」。他认为,只要掌握好100种思维模型,一个人就能拥有看清生活本质的非凡洞察力。

在此基础上,阳老师提出「高阶模型」。所谓「高阶模型」,包含以下特征:

知识的高度浓缩。 比如,牛顿经典力学的高阶模型只有三组公式,却囊括了所有宏观低速物体的运动规律。牛顿力学的高阶模型一出现,工业技术的发展速度就跃迁到新的量级。

不依赖于情境。 在亲身实践中积累经验,归纳知识,好处是「身临其境」,具身认知。但是经验常局限于特定时空情境。这就会带来学习的两重困境:一、学习过程难控制。二、情境知识难迁移。高阶模型把知识从情境中抽离出来,因此容易学,也容易迁移。

一个时代最深刻的偏见。 模型是对世界的简化,一切模型都是偏见。高阶模型通常是一个时代顶级智者的智慧,经手得住其他聪明人的质疑和验证。高阶模型不是真理,却是一个时代最接近真理的偏见。

怎样积累高阶模型?

顶级智者的经典著作。 好思想需要用鲜活的证据说话,可以用数学推理、双盲实验等证据扫除伪科学;好思想还注重抽象层级,应该用靠近因果链源头的思想洞穿时空尺度。一个领域顶级的专家,或是创建了一个学科,或是大大拓宽了同时代人的认知边界,他们的作品经历时间的考验,多年后仍然是经典之作。经典是吉仁泽、加里·克莱因的「有限理性」,是丹尼尔·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斯坦诺维奇的「三重心智」等。

输出作品。 读和听只是被动学习,只有输出作品,才能够更好地理解高阶模型,只有不断地反复实践和讲解,才能更牢固地掌握高阶模型,产生心理表征,成为自如运用高阶模型的专家。

志同道合的师友。 信息过载的时代,高阶模型淹没在信息汪洋。个人心力根本不够,苛刻地挑选师友,相信彼此的品味,共同寻找高阶模型,共同刻意练习,相互提供有价值的反馈,共同成长。

小结

做狐狸还是刺猬,这或许是个伪命题。因为太偏向哪一方都会放大另一个方向的不足。合理分配资源和精力,取长补短,才是适应现下这个生态环境的最佳方式。

吴伯凡老师说:我们的认知既需要互联,又需要深思;既需要洞穴,又需要一定程度上满世界走。既要「刻意练习」,形成自己高带宽专线神经元连接,能够瞬间掌握本质,拥有刷卡般的认知能力;也要尽可能让自己获得丰富甚至有点杂多的知识。

狐狸 or 刺猬,你做好选择了吗?

Published 01 July 2018